糯米小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2|回复: 1

[长篇] 辽西第一刀

[复制链接]
鲜花(0) 鸡蛋(0)
发表于 2020-7-29 15:0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vino先生 于 2020-7-29 15:08 编辑

第一章 文龙收义士


   古道斜阳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,扛着龙纹大刀向万花村酒肆走来。这万花村酒肆开在春和门外,常年往来的商人,行走的士卒都会过来打尖饮酒。
   这少年刚刚走进酒肆,小二连忙迎了上来,这小二头戴方头巾,身穿紫色衫,脚下丝鞋净袜,两手恭敬交叉,笑脸相迎:“客官,用点什么?”边招呼边擦拭桌椅,其实这桌椅已经擦过一遍,再擦一遍让人觉得心里舒服。
   少年将刀放在桌上,挥了挥手,“不必麻烦,一盘炒花生,一壶烧酒,足矣。”
  “好嘞,客官稍等。”说着,小二退了下去。
   少年仔细地打量了下这间酒肆,虽说是本地人,但平日里师父管得紧,这里还是头一次来,虽是个小酒肆,但这装饰摆设却显得古色古香:几个灯笼高挂,上书状元红、葡萄绿,香几上摆一座宣铜宝鼎,白纸壁上描绘美人山水,那边墙上还挂着王羲之兰亭帖,少年这瞅瞅那看看,很是好奇,小小酒肆有那么几分附庸风雅。
   炒花生很快就做好了,那少年喝一口烧酒,夹一筷子花生,不时地看着酒肆门外。眼看着花生消灭了半盘,街上马挂銮铃响。几声紧凑的马蹄声后,一名军官从马上翻跳下来。身后跟着数名明军士卒。
   军官走进酒肆,四下打量。少年一见军官连忙招呼:“老哥,这边这边。”
   这军官正是毛文龙,因为战功卓著而被提荐,升为都司。
   那军官闻听此言,径直向少年走去,一把抓住了少年的手,“小老弟,让我好找啊,几年不见,你倒出落的如此健硕,害得老哥认不出你了。”
  “哈哈,小弟这几年傻吃呆睡,比不得都司你常年为国分忧,为民排难,老哥,你见瘦了。”那少年连忙请毛文龙坐了上座。
   毛文龙仔细打量着那少年,却见此少年目若朗星,齿如编贝,堂堂一表人才。却是越看越喜欢,连忙呼喝小二,“来啊,添一壶烧酒,来两个菜,一盘红椒炒玉兰片,一盘干炸响铃。”
   回过头来对少年说,“罗琦老弟啊,六年前你助我灭了那山匪,从那时起,老哥就觉得你是个人才,早晚会闯出个名堂。却不知小老弟当下做些什么营生?”
   罗琦闻言,面露苦色,“大哥,不瞒您说,前些年我父母遭遇瘟疫去世了,全村也只有我因在师父家学艺而未受其灾。今年正是学艺学满之时,只是昏暗世道却无我伸展拳脚之所,我猛然想起今天是六年前你我相约之时,这才在此间酒肆特意等你。”
   毛文龙心中暗喜,当下抗金要紧,想那袁崇焕在皇上面前吹了牛皮,打了保票,说能五年征辽,这怎么可能完成?再说征得辽东之地,与我又有什么好处呢?战争不单能带来灾难,更多的时候带来的却是财富。心下是这么想的,脸上却正色道:“罗琦老弟,这大丈夫生在世上,当佩戴吴钩,身先士卒,保百姓安宁,护国家太平。古人云,学得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。你学得一身武艺,却不为国效力,岂不是浪费了?正好你也没有着落,依我看,你不如参军,然后给我做名部将,你我共同为大明的江山,为大明的百姓做坚盾,你看如何?”
   罗琦听到这里,不由蹙眉:“这个……老哥啊,我师父曾与我说,这大明的江山不会长久,也不是我不愿保这大明,却是我对这政治场合没甚兴趣啊。”
   毛文龙急忙说:“没关系,如果这样,你可以入我麾下,我不授你军衔,只做我身边一员侠士,你可不听政,我派三千士兵供你使用,你看如何?”
罗琦思索片刻,觉得自己确实也是没有什么着落,而打架也是他自己的所爱,两全其美,何乐不为?“好,大哥,我跟定你了。”
  “哈哈哈,好,爽快,是我毛文龙的兄弟,来,干。”
   这一年,万历四十八年,四十四岁的毛文龙携二十岁的罗琦去了觉华岛,从此,罗琦便踏上了他的戎马生涯。也正是这一决定,注定了他多舛的一生。


回复 鲜花(0) 鸡蛋(0)

使用道具 举报

鲜花(0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29 15:07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vino先生 于 2020-7-29 15:09 编辑

第二章 岛上忆往事

    且说罗琦与毛文龙来到了觉华岛,毛文龙将罗琦与众将官一一引见。众将官见罗琦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娃娃,都不以为意,颇有不屑之感。当听毛文龙说要给予罗琦不需听政,御兵三千的特权时,众将哗然。毛承禄挺身而出,“干爹,你作此决断,小儿我第一个不服。”
  “退下,你知道个甚?这小子是你干爹我的救命恩人。你怎能这等无礼?再者说了,就你那两下子,我还不知道?”
毛承禄闹了个烧鸡大窝脖,怏怏的退了下去。
   毛文龙见各位将官还有些个不服之色,转身坐在了中军帐中。轻咳一声,说到:“这要从六年前说起,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守备……”
   万历四十二年,毛文龙奉命独自一人前去宁远。这一日,正在行进之时,却听见前方树林里传来一声哨箭声,紧接着铜锣声响,一队山匪雁翅排开,三匹骏马飞驰而出,上垂首马鞍桥端坐一位,白衣白甲,长了个紫脸,一头的草芥,手持一杆亮银枪;下垂手这位五短身材,黑衣黑甲,面色土黄,手持双锤;正中间这位,一把山羊胡,却是个道士打扮,手持一把量天尺。
   不待毛文龙说话,这道士口念:“无量天尊,天堂有路尔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,今天你算是来着了,值钱的东西都给我留下来,也算是为你捐了香火,积了阴德。若是不然,休怪小爷超度了你。”
   毛文龙打量片刻,嘿嘿一笑:“我说老几位,你们可不像山贼啊,我毛文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,劳烦各位来杀我了?”
上垂首那紫脸汉子提枪指到:“少他娘的废话,既然你已认出我等,那就更走不得了。弟兄们,上!”
   说着就冲上来了,毛文龙不慌不忙,抽出自己的点钢枪,与紫脸汉子斗在一处。你来我往,马步盘旋。三十回合未分胜负。下垂手的黄脸汉子见状,连忙催马上前,手舞双锤,二马斗文龙。毛文龙大笑一声:“来得好。”大枪舞动如飞,二十回合,未分输赢。那老道一看毛文龙与二人势均力敌,但时间紧迫,又不能出现差错。于是也催马上前,晃动量天尺,接下了毛文龙的枪花。
   应了那句话,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纵是毛文龙再英勇,也受不了这等车轮战术。况且那老道还抽冷子撇些个暗器。十个回合,二马一错蹬,老道打出了一把墨玉飞蝗石,正好一块打中了毛文龙的腰部。毛文龙“哎呀”一声栽下马去。
   紫脸汉子手起枪落,说了声:“毛文龙啊毛文龙,我家主人让你三更死,你却是难活到五更啊。”说完就听“噗呲”一声,血流了一地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sitemap|联系站长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糯米小说论坛

GMT+8, 2020-8-8 02:35 , Processed in 0.021838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